主页 > 高级HR资讯 >

西方人力资本理论的学术源头为何是由亚当•斯密开启的?

作者:林伟星博士的空间 > 博客 来源:网络 浏览数:1305 发布时间:2019-08-08 16:16:44

16-17世纪正是西欧封建社会向资本主义社会过渡的时期,以英国圈地运动为代表的资本主义开始原始积累,土地所有权转移、农村毛纺织工厂兴办、新贵族崛起。农民失去土地被迫为农场主、工厂主打工,受到他们严酷的剥削以及非人的对待。马克思曾说过:“资本社会的到来,从头到尾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由此,我们也可以管中窥豹,想象到早期西方新贵族对工人、农民的残酷压榨。卓别林《摩登时代》里的查理正是千千万万工人的缩影:像机器一样无休无眠的工作、拿着卑微的工资、在底层社会苦苦挣扎;中国著名作家夏衍笔下的“包身工”也有着同样悲惨境遇,长期遭受老板打骂,过着人畜不如的生活。

 

也正是在这样的时期——工人地位极其卑微的时期,著名的古典经济学派代表亚当斯密却意识到了人的价值,在其著作《国富论》中,初步提出了人力资本的思想。他认为:把可以产生收入或利润的资本区分为固定资本和流动资本,固定资本包括机器、建筑物、土地和人的才能。工人的熟练程度的提高可以像方便劳动、节省劳动的机器和工具一样,被看作是固定资本。学习一种才能虽然要支付一笔费用,但这种费用可以得到偿还,并创造利润。因此,才能、技巧、劳动熟练程度都属于固定资本的范畴,也就是都属于人力资本的范畴。尽管他没有明确的使用“人力资本”这个概念,但他从人的基本素养方面论述了人力资本的内涵。

 

一、为什么在资本社会早期、工人地位如此低下的情况下,亚当斯密却能重视人的价值所在?

 

笔者研究资料后发现,这和他结交的一位密友有很大关系:1764年,斯密受布克莱(Buccleuch)公爵之邀,到欧洲大陆旅行,旅行途中结识了许多大陆学者,其中对他影响最大的是重农主义的经济学家魁奈,两人成为亲密的好友。魁奈在其著作中强调了人的重要性,他认为:构成国家强大的因素是人,人本身就是财富的第一个创造性因素。在魁奈这一思想的影响下,亚当斯密首次将人的经验、知识和能力看做国民财富的组成部分,并初步认识到教育的经济价值。

 

二、除此以外,亚当斯密通过对社会、生活现象的观察,确切的提出了人力资本这一思想;

 

据资料显示,他在欧洲旅行时,去各国的工厂调研发现:让那些没有经过练习制作铁钉的工人制作铁钉,一天最多只能做出二三百枚来,并且质量还拙劣不堪;而那些经过专门培训专业的制钉工人,同等条件下每人每天能制造二千多枚铁钉。

 

他还发现,制造铁钉不是单一的操作,工作流程中包括鼓炉、调整火力,烧铁、挥锤、打制,在打制钉头时还得调换工具,通过劳动分工,把每一个环节都安排人手,这样的方式极大的提升了劳动者的熟练程度,必然也增加了他所能完成的工作量。他说,分工的实施让很多劳动者终身只需要完成一种单纯的操作,有些操作的迅速简直使人难于想象,如果你不曾亲眼见过,你决不会相信人的手能有这样大的本领。

 

不仅如此,他在书中提到:那些受过教育的工人在工作中更体现出来谨慎、谦逊、节俭等品质,没有受过教育的人容易偏执不受管教,也容易受负面情绪所引导,惹起可怕的骚乱、罢工等事件,从而影响工厂的生产效益。

 

关于人力资本成本和收益的关系,亚当斯密发现:欧洲各国的机械师、技工和制造师的工资,论理要稍稍高于普通劳动者的工资,而且实际上也是如此。精巧艺术和自由职业的学习需要更长时间和更大费用,所以,画家和雕刻家、律师和医生的货币报酬当然要大得多。因为我们把身体的健康委托于医生;把财产,有时甚至把生命和名誉委托于律师或辩护士。像这样重大的信任决不能安然委托给卑不足道的人。他们得到的报酬必须使他们能够保持这重大托付所需要有的社会地位。他们必须保持的社会地位,和他们必须受的长期教育与必须花的巨额费用,势必使他们的劳动价格更加增高。

 

三、那么,亚当斯密关于人力资本论的观点具体是什么?对于企业有哪些重要的影响?以下将对这些问题进行阐述:

 

1.亚当斯密认为人力资本可以通过分工、学校教育、职业技能培训而增值;

 

1)分工:

他认为不同的人在天赋才能上的差异实际上是很小的,成年人从事不同职业所表现出来的非常不同的才能,可以说是分工的结果。在社会分工体系中,不同职业及其特点造就了人的不同的知识和才能,形成了人力资本的差异性。斯密在《国富论》第一章的开始就说劳动生产力上最大的改进,以及在劳动生产力指向或应用的任何地方所体现的技能、熟练性和判断力,似乎都是分工的结果

 

分工为什么能成为人力资本的积累途径呢?笔者认为,一是分工带来的生产专业化,有助于工人劳动熟练程度的提高;二是分工对于劳动过程的分解有肋于工人发明机器,工人发明能力的提高无疑属于人力资本的范畴。

 

2)学校教育:

在斯密看来,不同人物之间的差异,似乎不是由天赋形成的,而更多的是由习惯、风俗、教育的不同所产生的。他曾在书中举了一个例子:一个哲学家和一个普通的街头搬运工之间的差异,大多数情况下是由于他们来自不同家庭,受到不同习俗的影响,以及受教育的差异而导致。其次,斯密特别强调教育对于提高人的素养、增进人力资本的重要性。

 

他甚至认为,“有一些知识和技能是民众都应该掌握的,因此,国家应该花费一定的费用,强制全体人民必须获得最基本的教育

 

他还主张,无论什么人,在从事某些自由职业前,都必须经过一定的学习或考核。

 

他也认为,普通人的教育比有身份有财产人的教育更需要国家关注,因为后一类人的父母有能力使他们接受教育,而前一类人大多迫于生计选择放弃子女的教育。而学校的教育可以消除民众的无知和愚昧,培养人的情感和美德,这些都是人力资本的组成要素,人力资本提升了国家也会受益匪浅。

 

3)职业技能学习:

斯密特别谈到了学徒制,学徒制是当时人们学习生产技能的常见形式。许多行业,只有先当字徒, 跟随师傅学习期满后才有资格从事工作。根据欧洲当时的政策规定,所有机械师、技师、制造业的劳动都看成是技能劳动,它们比看作为普通劳动的农村劳动窖的劳动更加 精细、更加灵巧,因此需要通过学徒制进行字习。

 

斯密认为,也许不同行业之间的工作原理和操作技能带有很大的相通性,工人在一个行业所学习的技能,常常可以很方便地运用于其它行业。例如,素麻布和素丝调的纺织技术几乎完全相同,素呢绒的纺织技术会有些不同,但这差别并不大;一个麻纺织工和丝纺织工,可以在短短的几天之内学会呢绒的纺织技术。因此,职业生产技能的学习是可以在一定意义上积累人力资本的。他还以农村劳动为例,说明劳动者在从事比较容易的工作的同时,就能学到他所从事的行为比较复杂的部分,提高自己的劳动技能。也就是说,职业技能的学习常常体现为一种边干边学的过程。

 

2、亚当斯密认为人力资本投资的成本与收益成正比;

 

1)教育、培训的花费是人力资本投资的成本;

在斯密看来,人力资本投资的成本一般意义上体现在:教育体系中的学习费用和职业技能培训中的学习费用。在当时的欧洲,接受学校教育时,写生大多数都要付给教师学费。根据他的观察,当学费成为教师薪金的主要构成来源时,教师常常认真对待教育,学校课程的设置也一般较为合理。而当教师的全部或者大部分收入来源于捐赠基金时,教师往往就会不认真对待教育,学校管理也趋于松懈。所以,学生要在学校教育中所收获,就要付出相应的学费。

如果是采用学徒制的形式进行人力资本投资,那么在学徒期间,学徒的全部劳动所得属于他的师傅。在此期间,他的生活必须由父母或者亲属来维持。通常还需付给师傅一些钱作为学徒费用。如果出不起学费的学徒,就需要出时间,或比其他学徒年限要长一些。

 

即使在专业化分工体系中通过特定行业中边干边学,也是要付出成本的。譬如,单纯和重复的劳动操作所产生的枯燥感;对其他行业或职业的不够熟悉而带来的职业转换中谋生技能的下降。斯密指出,劳动者对自身特定职业所掌握的技巧和熟练,可以说由牺牲他的智能、他的交际能力……而获得的。还指出肉体上的活力,也被这种单调的生活毁坏了,除了他已经习惯了的职业之外,对于无论什么职业,他都不能奋发地、坚定地去从事。

 

人力资本的投资肯定是以获得收益为目的。斯密将其与机器等固定基本的投资并论,认为人力在购置和安装机器时,必然期待在机器损坏以前,能从机器帮助生产的成果中收回投资,至少还获得一般利润,与此类似,一个人花费许多时间和费用去接受教育,一边获得劳动所需的特殊技能和生产技术,也必然期待运用这种技巧和技术从事的工作所得到的工资超过一般劳动者的普通工作。而且,“鉴于寿命的长短是非常不确定的,所以就必须在合理的时间能做到这一点”。否则,就不会有人愿意去进行人力资本的投资。他还以学徒的高成本为例说明了为什么制造业者的工资水平比农村劳动者的工资水平要高。

 

2)通过对人力资本的投资,在很大程度上影响着劳动者个人的收入;

斯密提出“劳动工资因职业学习的难以程度和学习费用的多少而不同”,在他看来,只要经济社会是自由竞争的,就必然会议出现这种现象,因为有技巧和技术的劳动者生产效率高,劳动创造的价值也高,他们就会在竞争中利索当然的得到较高的报酬。他还谈到“精巧艺术和自由职业的教育更加冗长乏味和费用高昂。因此,华师和雕刻师、律师和医生的货币报酬应当更加丰厚。”

 

在斯密看来,人力资本投资的报酬常常是与职业报酬的特点联系在一起的,尤为有些职业必须是需要经过长期的、高费用的学习之后才能够去从事的。譬如,人们将自己的将性命托福给医生,将自己的财务、名誉托付给律师。但这类事情不能随便托付给一个没有经过什么教育的平庸且地位低微的人。所以,医生和律师报酬应该较高,这与他们在接受教育时所必须付出的长久时间和巨大费用成正比。

 

斯密在谈到普通人的教育和有财产有地位的人的教育之间的区别时还说,后者所从事的职业一般较为复杂,用手的时候少,用脑的时候多,又往往不会过于忙碌,一般有很多空闲时间,而普通劳动者所从事的职业大都很单纯,无需运用很多智力,劳动本身也很忙碌,缺乏“闲暇”。也就是说,人力资本方面的投资将来可以获得更多的“闲暇”这种福利报酬,在现代经济学中,“闲暇”正式福利的一种重要体现。

 

3、亚当斯密认为人力资本还应该包括:责任心、情感、勇气等其他要素;

 

斯密认为,人力资本不仅指人的生产技术、生产技巧、还包括人的责任心、情感、勇气等其他方面的基本素养,这也正是现代许多人容易忽略的部分,很多企业往往只重视学历、工作经历,对其他方面则关注不多,甚至不予关注,在我们目前的学校教育和职业教育中,很多也主要着重于纯专业教育或者技能培训,而其他方面的教育往往是有名无实。

 

笔者认为,在当代经济社会中,培养和树立人的责任感、义务感、正义感、道德感等基本素养往往非常重要,在某些场合甚至超越了技能和生产技术。我们应该全面的了解人力资本的完整内涵,在注重提高人的生产技术水平的同时,也要重视人的其他多方面素养的提高。

 

四、专家观点:

南京大学人力资源产业教授、成功人力资源集团董事长林伟星博士认为,亚当斯密关于人力资本论的思想在今天来看依然有其重要的意义和价值, 特别在中国当下正处于产业升级的关键时期。

 

首先,中国人力资本投资与收益的正相关性正更加凸显

亚当斯密指出:“劳动工资因职业学习的难以程度和学习费用的多少而不同”。这一点,在中国也正逐渐得到印证,特别是近期华为高达200万的年薪招聘应届博士生。

而以人工智能为标志的第四次工业革命已经到来,机器人正在逐渐取代单一、重复性的工种。在此巨大的变革下,中国也从以前粗放型的生产模式走向中高端生产模式,其整体用工结构也发生了巨大的转变——以往需要的是没有太多高技能的劳动力,今天需要更多的是能够操作这些复杂人工智能机器的技能人才,这些技能人才也将获得更高的收入。而对于创业者来说,从近年来那些风头十足的企业来看,不少企业企业家都是高学历和名校出身,未来的创业可能更多需要靠“知本“了。

 

其次,中国当下也应加强人力资本中的精神要素培育。

除上述以外,亚当斯密还指出:“人力资本的要素也包括责任心、情感、勇气等”、“学校的教育可以消除民众的无知和愚昧,培养人的情感和美德,这些都是人力资本的组成要素,人力资本提升了国家也会受益匪浅。”。

这些观点放在今天更加有着重要意义:新生代员工由于独特的成长环境,个体意识愈加强烈,个体价值观将会直接影响人力资本的效率与产出;其次,随着中国产业不断升级,产业链越往上走,对人的创造力要求就越高,这对人的专注度、自律性、责任心等要求也就越高。因此,亚当斯密对于人力资本要素中精神品格的强调,其前瞻性在今天愈加凸显。(文/丁龙昌、魏冉)